北极圈最后的落叶——瑞典kungsleden徒步单刷纪
热度:

出发时间:2013-09-19

今年九月19-22日,我独自完成了在瑞典北部国王之路的一次四天的穿越,这篇游记主要是给有兴趣的 人一点参考,因为天气恶劣的缘故照片很少,请见谅。这个地方在北极圈内,是一条规划得很到位的徒步线路。一路上可以领略到苔原、雪山、麋鹿等罕见的风光,非常值得一看。

简要叙述一下装备:鹞鹰36L背包,冲锋衣是凯乐石的雨燕,裤子是英国一个牌子的保暖防水裤(非软壳),鞋子是KEEN的低帮春秋款(这个太不慎重了,事实证明做这样的穿越最好是中帮全防水的那种,不然容易死的很惨),另外备了一双运动鞋,5度睡袋,这边路上都有小屋,所以可以不带露营装备。另外,最好带一件雨衣,会很有帮助的……

实话说这次的选择有些轻率。我是压着夏季营业季的最后一天离开的,这意味着路上大部分休息站都已经关闭只留 下安全木屋,意味着我在渡过一个一千米的大湖时必须手划三趟船,而且,——这是我根本没有想到的——一路上完全只会有我一个人。(因为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这地方要关了,应该会有很多人赶来踩线玩吧,没想到……)所以如果想来这边,最好在八月下旬到九月中旬,蚊虫比较少,而且天气适宜,各种设施都正常运作,路上有人,相互有个照应。(挺重要的一点是这时候湖上有统一的渡船了,不用自己划)

我猜我很有可能会是今年夏季最后离开kungsleden的人。

旅程的开始很是平常,火车上有各种背着登山包的人,大多目的地都在基律纳,那里是离各个徒步起点最近的城市。kungsleden全程有四百多公里,一般没人走完,有时间的人一般都会选择经典的最北段,共110多公里,从阿比斯托国家公园到瑞典最高峰 Kebnekaise,这段路一般要7到10天。而我得赶回学校上课,所以选的是其下往南的52km,加上起始要走19km,这趟共 走了71km。在STF的官网上可以找到关于整条kungsleden各个路段的介绍,以及推荐的行程。

我在车厢里跟一对母女打了照面,女儿和我差不多大,但直到汽车站再次遇到我们才交谈起来。在那之前,我左算右算,觉得自己带的食物实在危险,于是在车站里吃了份午饭,顺便拿了几片自助的面包饼干,和一堆小调料包——且不说这些东西大部分当天就被我吃掉了。

那对母女正好也要去Nikkaluokta,也就是起始地的汽车站,随后和我一样要走去Kebnekaise休息站。于是我们自然而然地同路了。其实选同路 人这事有些纠结,若是情侣什么的,自然不能去当电灯泡,而这对母女看上去并不介意我会打扰她们,因此我还是挺高兴的,至少第一段路有人一起了。

网 上评论从汽车起点到第一个休息站这段路是轻松愉快的,也是所谓的warm up,虽然当时走着走着就有些怀疑,而且一上来就是19km,略有些压力大,幸好路况很好,而且只零星下了一点雨。中途有个七公里的湖,她们本来打算坐 船,船家说这两天人实在太少了,要400一位,即使原本打算休闲游的她们,也觉得这价钱要逆天了。于是改变计划继续步行。船家人倒是很好,看到我这个画风 明显不一样的,挺高兴地给什么都不懂的我打了些饮用水。而我看到装备齐全的母女俩掏出保温瓶冲热汤喝时,实在是眼馋不行。顺便一说她们一人一个四十升的 包,却不是来做穿越的,包里几乎全是餐具和吃的(后来还发现她们甚至带了浴巾)。我这才知道原来那个休息站还会组织package tour,都是单日的。

那一天一直从中午走到傍晚,一直没看到休息站,我们几个都有些抓狂,那位母亲开始鼓舞士气,夸我们都是好姑娘什么的,好歹看到远处的小屋了,我们才松了口气,至少不是迷路了。

后来每一次都验证了这个真理,看到小屋离真正到达,还有很远很远…… 


六点半的时候我们到了Kebnekaise, 那是个很大的休息站,实际上,是我这趟旅程中规模最大设施最全的,几乎可以说的上奢侈,山里虽然手机信号全无,那里竟然还有无线……而且人挺多,床位几乎 住了大半。到了之后我第一件事是买了一瓶芬达,(倒也没有比外面贵太多)然后才登记入住——这个价格却是不太便宜,不过我之前便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我 虽然没有瑞典本国STF的会员卡,却带了中国办的国际青旅卡,而,且,能,通,用!青旅卡花了我50块,在这边每晚可以省一百,而这边的卡要花300…… 所以如果各位有出国并且各处旅游的打算,强烈推荐到附近的青旅办一张,或者在YHA网上定,虽然这样会麻烦许多。


这里进屋都要脱鞋,地板干干净净,我安顿好之后到楼下咖啡厅里烧着松木的炉火边写明信片,一边想着如果之后的日子也是这样,倒是非常享受。这里甚至还有桑拿!(浴巾的用途,可惜我只能租)

这 样的开头:劳累一天然后享受温暖舒适的生活,让我对其后几天充满了期待,即使我已经知道途中两家休息站是只开安全木屋的(也就是正常营业停止,只有一个供客人自己使用的木屋会不上锁),仍然不妨碍我认为一切都好。折腾 完桑拿,又在餐厅里跟母女俩聊了聊——她们定的是package,不仅有单独住的木屋,而且包括三餐,这让我着实羡慕嫉妒恨——之后便去睡了。

穷逼住的是窗帘隔开的混住四人间,晚上有人打鼾打得奇葩无比,使得我一直在他要憋死了的担心中时睡时醒。

第二天早上到餐厅跟两人道别,顺便在地图上标出了我的行程,我们对了一下,如果我一切顺利,最后我们会在同一班火车上返程。她们觉得我的计划有些辛苦,真心地祝我好运。 


于是我独自准备出发,在前往singi休息站的路上频频回顾——我想这里这么多人,总该有几个同路的吧。

结果是,没人,我也不多想,乐观的觉得一定是我出发太晚了。今天的行程有27km,而我八点半才开始走,确实是有些迟的。

今天的前半段简而言之就是无尽的山谷,略有些翻山越岭的意思,路多大石块,而我最恨的就是走几步就有一小流泉水要小心地踏过——天气是多云,而我还不想弄湿鞋。


因此前半段14km走得比较慢,开始飘小雨的时候我终于看到对面走来两群人,于是我坐着路边,等着和他们打招呼。先照面的是三个大叔,我问他们到singi 还有多远,答曰至少五公里,随后他们询问我下一步要去哪,我高高兴兴地告诉他们我要向南走。其中一个马上说,你别去。现在是季节末,只能住安全屋,并且他 以严厉地口气郑重警告我要自己划单程一公里的船,三趟,非常危险,现在这季节又冷又多风,一旦船翻落水,两分钟就能冻死。住宿的问题我心里有数,船却把我吓一跳,之前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个。此时我已发现风景虽好,路却已经很难走了。我开始郑重思要不要回头算了,他们又提到前面singi那个大休息站已经没有东西卖了之后,我大大地啊了一声,原本路上还在斗争要不要花重金在那边吃个热饭,斗争的结果是吃!结果现在人家没东西给你吃了•﹏•

他们把我的啊理解成了我没带干粮,顿时比我还急,马上放下包开始找食物,我还没来得及解释,后来的三个中亚姑娘听说这个,也一个个开始掏食物给我,弄得我惊惶不已,在被堆了一包面,一包饼干和一袋谷物碎之后我终于阻止了他们,说我有食物的。大叔笑了,说他们只是不想背了。

然后他们又劝我三思,我觉得停在这里太早,决定到了singi与那边的人聊一下再决定。分别前他们抓住我的手,一遍遍让我千万小心。 


我心里很是受震动,到singi前都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回头——直到现在,我仍然为我当时做出的走下去的决定而深感愧疚。 


singi 却不像我料想的那样有人气了,休息站虽然开着,却只剩下留守的两个工作人员,是一对中年夫妇。我向他们询问湖边的船,男主人笑了,说划船有什么危险的,只 不过风大的时候比较困难。我顿时心放下了一半。但要知道,这个不好说的,他们毕竟是熟练的人。他们原本以为我要留宿,但我今天必须赶到下一个休息站,否则 行程跟不上。因为我的时间是定死的,周日赶不上这个季节最后一班汽车的话,我就不知道我该怎么回去了。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比我的估计晚了一个小时,估计 到了下一个站天要黑了。女主人问我带了灯没,我说我有一个小手电。她马上掏出一个头灯,说是之前客人忘下的,我应该会需要。


我非常感动,这一路遇的好心人实在很多。而出了singi之后,我毫不犹豫地往前了,走了一会才想起来,我原本是要纠结一下的。大概是那对夫妇带着一种你想走的话一定没问题的默认态度影响了我。


在这时候我还能中途照些相,因为天气尚好,还能把相机包挂在身前。但壮美的景色最难描述,也最难捕捉,我相机里总不及我所见的十一。


这两天眼见着云积起来了,路两边的雪峰都看不到,有几分遗憾。此时这里是深秋,树叶几乎掉光,唯有零星几片挂在枝头,呼应无边无际的转红的灌木。路边有这里最负盛名的红色小野果,那天那位母亲教我认过。不过味道酸得很,我兴趣不是很大。 


下午的路赶得紧,路况又好了些,这里才是正式开始称为kungsleden,也就是国王散步道的地方,沿着一条河流一路向南。


我一直想吐槽,你们瑞典人以前就给国王走这种路的么?太tm寒酸了!修路的钱都给贪掉了么! 


很后来的后来,结束旅程后遇到的那个年轻人告诉我,这块地方划在他们版图不过几百年,原著民才是主要人员,因此他们瑞典人在这边都像在外国一般,不过他也无法解释这名字的由来。 


我还是在天黑之前,仍旧是六点半左右到达的休息站,果然已经关了。我找了好几个屋子,终于打开了其中一个门,便是安全屋了。 


不知该遗憾还是庆幸,屋子里没人。有一铺上下铺,一张桌子和一个火炉,桶里还打好了水,旁边箱子里也有很多木材,在桌上找到火柴和蜡烛之后,我觉得这配置已经足够了。


生火成了我这趟旅程中get到的一个重要技能。 


起 先我挺担心的,我这破技术总是燃了一会引燃用的树皮之后火就熄了,好容易燃旺,箱子里已经没有几片树皮了。这让我不由得想如果之后还有人该怎么办。所幸第 二天早上四下晃了一圈发现还有一个门开着,里面是一屋子的完整木材,各种劈柴工具和一大箱树皮,估计足够用完整个冬天。我顿时心满意足地整理东西准备继续 出发。虽然我没有帮忙劈任何木柴,但我心想我这样的弱女子应该可以得到谅解的…… 


此时是我改变主意的最后机会,因为从此出发,无论前进还是后退,都是仅够恰好赶上两边的末班汽车。

应该是少年意气吧,我觉得原路返回是不可接受的,况且我已知道过去的路有多难走,前路无知,反而可以留些希望。 


于是我按照原计划进发,今天只需要走到湖边,然后划船。 


一 路上我心理压力还是很大的,因为这是实实在在是很危险的事,顺便一说,自singi之后,直到在汽车站等车,我一路再也没有遇上别人。因此害怕和彷徨的时候,我只能继续往前走,手机连求救电话都拨不出去(这边只有休息站可以拨求救电话)。而我虽然有哨子和手电,但既然整条路路上很有可能完全没人——这点我从看木屋里的访客记录便能猜想得到——那么求救也就无用了。


悲惨的事情是从这一天的雨开始的,起先我的冲锋衣和裤子还能应付得了,后来雨势不停反而越来越大,一脚踩进水坑里之后事情便失控了。背包防雨罩上积着的水一 直流在裤子上,原本防水的保暖裤终于被打湿了,这一下就湿的透彻,鞋里也都进了水,我简直是浑身湿透,除了衣服里还有一丝干爽。反正已经如此,我只好尽力赶路,原本还会顾虑小水坑,现在已经迈着大步前进了。


风景我都没有仔细看,反正就是无尽的苔原。这段路只是九公里,算是所有单途中最短的一程,但我却走得最是痛苦。


终于到了湖边,开始进入树木线,这边的树叶大部分还在,黄的红的,从山上往下看很是漂亮。湖边的木屋在山脚下,一个小瀑布边,无论天气好坏都只听到巨大的哗啦声,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边屋子的窗户是双层真空的,屋里很安静。


我 先去湖边看了船,判断了一下,今天属于风小的日子,湖面很平静。不过只有一条船,意味着我也不可避免要划三趟——到对岸带一条船过来,再划过去。湖边有救生衣,我又安心了一些,便急匆匆进了安全屋,仗着无人,迅速脱鞋脱袜脱裤子,然后松了口气,背包虽然有防水罩,此时也全湿了,不过来不及整理。

然后就急忙生火,这次还是没什么经验,不过这屋子比较大,是个六人间,提供的也很齐全,有引燃纸,这样我好歹跌跌撞撞地燃起火烤衣服。一旁有煤气炉,一试,煤气还能用,我终于有机会煮了那天那个妹子给我的一包面,吃上了热食。又把罐头放在火炉上热了一会,午餐吃得很满意。


吃完以后看了看时间,换上备用的跑鞋,收拾起东西,把裤子勉强烤干了就急着要过河,因为我不知道要划多久。

以前我从未划过船,出发前还google了一番,至少知道要从后往前划了……虽然起始的几步我还是从前往后,然后纠结这船怎么不像在动。


划船本身不是难事,今天果然没风,划得又稳又顺。大概半个小时就到对岸了,我还望到了地图上所说的几个小木屋,发现是sami人的那种屋子,显然不会有安全屋那么好的条件,甚至可能根本没法住。我思考了良久,决定今晚还是回河对岸住。 


于是我拖了一条船回去,这成了噩梦的开始,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我两条船扣在一起的钢扣解不开了……为了解这个我花了半个小时,不停地踏进齐小腿的水里——我相信那位大叔说的话了,这种温度全身泡进去,来不及呼救就能冻死。


好容易解开了,我发现我根本没力气把船完全拖上岸,使了吃奶的力气也只能拖一半在架子上,锁住一头,不过我见船是丝毫不动了,也只好放在那里。


收拾了行李又回了刚才的屋子,我发现屋里暖暖的,刚才燃起的炉子虽然关了还留有火星,扒了几下又闪起红光。我扔了张引燃纸进去,马上又很有精神地燃起来。

我两双鞋都湿透了,光脚踩在地上反而很暖和。这时候可以安顿了,我把整个包都翻了出来,里面的东西无一例外都是湿的,幸好我包了一些塑料袋。


满桌满地都摊着我包里的东西,身上的衣物鞋袜被我围着火炉摆了一圈,然后我一直致力于让火炉持续燃烧,并且观察窗外有没有人过河。


我疯狂地担心有人划走我辛辛苦苦拉来的船,虽然现在天色已晚一般人不会过河去,但我仍止不住担心。窗外又不能直接看到船,我只好时不时扫一圈湖面,看看有没有人的痕迹。


我带的是五度睡袋,屋里被我烧的至少有20度,因此热得睡不好,起初每一个小时我都要起身看一下炉子,又在夜色中看一下窗外。后来好容易睡过去,结果做了个梦,梦见管理局来人把船收走了,我大惊吓醒了,是早上三点,屋里黑漆漆,窗外暗沉沉山色无不恐怖。我壮着胆子起来整理炉子,发现周围鞋子什么的都没干,连忙燃好火,忧心忡忡地又睡下了,直到快五点闹钟响了,外面还是黑的,这已经是我原定起床的时间,反正我已经没有睡意了,穿戴整齐之后执念强过了我的恐惧, 我居然打着手电哆哆嗦嗦到外面去看船怎样了,看到它们还在原地,我悬了这么久的心终于放下了。可这时水面都看不清,我决定等到天亮才出发。

之后便是收拾起散落各处的行李和加紧烤我的鞋。运动鞋是打定主意划船时牺牲掉的,好不容易把徒步鞋烤得半干,我实在担心赶不上下午两点的汽车,便顾不上许多。


出了门才发现,雨又下起来了,而且还起风了,水面上有明显可见的波浪。


我此时还未觉得,解开船坐进去之后,才真切地感到浪的恐怖,船在危险地左右摇晃,而方向永远不是我想要的那一边。我定了定神才下定决心往水里划,每一下都要小心地较一下方向,因为天色尚早,水里唯独的两个浮标时隐时现。


到了湖中央浪更大了,我控制不住不停地想如果翻船了怎么办,但我知道此时绝对不能出问题,就算方向不对也先靠近岸再说。


总算是有惊无险地上了岸,我这几天最为忧愁的事算是解决了。我一面庆幸一面把准备好的鞋袜换了。

雨越下越大,我终于想起及时祭出神器——雨衣,这下至少裤子不会湿成昨天那样。


最后一天的路是15公里,解决了船之后我还是挺乐观的,虽然一开始一直是往山上爬,属于那种以为到了顶结果往前一看还是有更高的连续上坡,雨衣效果不错,而我此时担心的主要只有能不能及时赶上汽车,因而虽然累人,但由于有美好的前景,心情还好。 


走着走着,出发前便担心的事终于成真了,鞋开始磨脚,虽然走了这么多天才开始已属幸运。我一边淋着雨一边找了张湿淋淋的创可贴随意贴上,虽然有点痛,但不太影响我奔向美好终点的步伐。


无尽爬坡模式停止后,我走出林木线,绕路过了座桥(这里差点走错,因为是瑞典语的路标……),又踩进了水坑…… 


这次我还劳神脱了鞋把袜子拧了拧才继续走,再往前一段,我简直要绝望了。 


由于连续下雨,只有草被的山坡上漫山遍野地往下淌水,连块结实的地都找不到。今天这鞋是保不住了,我只好认命。这下还不能放开了走,因为水坑好歹有大小。


今天最长的一段路都是淹没在水里的,我再没打算脱鞋挤水,根本没必要。一路走我一路在想,这地方,再也不来了……尼玛……


直到后来我遇到更绝的——没有桥的溪流。 


官方网页上明确记载,溯溪是极其危险的,因此在官方指明的道路上都有桥。但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这条五米宽的流水是怎么回事啊!(虽然可能是因为下雨变宽了……)


我本来打算踏露出水面的大石头过去,不过实在太滑了,水流还急,没办法,只好卷起裤腿准备壮烈。按照官方的指示,我选了较宽的地方,踩下水底准备过去。 


没想到溪水的温度和普通流水根本不是一个档次,近膝盖深的水刚踏下去我就要跪了,冰水冻得脚一软,本能地用手扶石头,这下好,手指一秒失去知觉。跌跌撞撞几步,根本不知道踩的是什么,差点整个倒下的时候,我终于奋力扑上了岸。(完全是扑上去……)


这时我才是深深地被恐惧感包围,因为实在是浑身都僵了。勉强挪了两步坐下后,连忙颤抖着把鞋袜扯下来,脚过了好一会才开始有知觉,鞋里倒出了一堆水,我紧急中拿雨衣先包住脚,却发现如果我现在再换一双袜子,不仅马上会被弄湿,而且到了终点就没有袜子可换了。 


浑身都没法发抖的这时候是我最接近崩溃的时刻,我真心害怕前面再来这么一条溪流,那我估计就要折在里面了。用手握着脚揉了半天,我知道自己还得走,而且得赶路,最后还是认命地拧了袜子,狠狠心套回脚上。


还好冷,之前磨的地方都没有痛感了。 


之后我再也没休息,准确来说是脚步都不敢停,生怕一停下来鞋袜里的水就会变冷,一路踩着水过去,前方变成了沼泽模式,所幸没再出现没有桥的溪水。我从那时心里便一直在勾勒着到站之后要如何地烘烤鞋子,靠这个希望撑到了最后。


今天有雨衣帮助,身上一直未湿,也算是一件幸事。


最后进入林木区时我终于松了口气,至少树木能抓水,不像草地上没个干的。而且从地图上看,我终于是接近终点了。


这时候景色可谓绝美,可是我无心拍照,雨还在下,我也不敢停下来,看看时间倒是赶得及,只要下了这九曲十八弯的山……


直到最后几十米,终点休息站才出现在我面前,我简直要激动疯了,冲上去就找安全屋。


可是,没有,这里一间未锁的屋子也没有。


到了最后也没有可以烘干鞋袜的地方,也没有安全屋,甚至连完好的可以遮风避雨的屋檐都没有。


我最后只得在停车场的厕所里避雨,有趣的是那边有两个小厕所,另一个厕所被一个正在整理行装的年轻的瑞典小哥占了,他说他昨天就到了,这边确实没有休息的地方。我只好又把运动鞋拿出来,光脚穿上,把徒步鞋和湿袜子都收了。


幸好还有一双干的袜子,我有了些安慰。稍微料理了一下,开始跟小哥聊天。他说他是从abisto走来的,我震惊了,那意味着他走了160多公里,他说他原本打算继续往下走,但他膝盖受伤了,只好搭车回去。 


然后我们开始聊路上,聊这雨,他说你觉得划船怎么样,我说我恨划船,他又笑着说你觉得溪流怎样。我大叹,兄弟你果然是懂行的啊!他说,他走了几百米为了找一个安全过去的地方,我突然就觉得自己之前直接过去了有点莽撞…… 


再等了一个多小时,车来了,我总算是结束了这个旅程。


终于坐在有暖气的车上,外面温度是五度,我又变回了那个宅人,本来想中途下次买热饮,可是——外面下雨了耶,真不知道过去的几天我是怎么度过的。我只是继续坐着,脱了鞋袜悄悄放在座位旁边暖气片上烤起来。

顺便一说,这趟汽车沿途的风景也是相当美好,我只能在车上捕捉个大概,更多的时间用来想办法晾鞋……


回程的火车果然和那对母女是同一趟,她们看到了我站在站台上,特地来座位这边找到我时,表情非常激动,说看我安全出来了真是太好了。我跟她们稍稍抱怨了一下天气,然后她们向我问起无人的小木屋,连续不断的雨和湖上的船,我有些诧异,原本她们应该是不了解那条路的。她们便告诉我在休息站,她们遇到了当时帮助我的那几个大叔,谈起了我即将遇到的情况,所有人都很担心,实际上都在希望我会很快回到休息站。而她们原路返回的路上,过湖的船家还说,这两天雨大得不寻常, 让始终没见我回去的她们更忧心了。


之后我仔细想了想,为自己让这么多人牵肠挂肚而惶恐不已。我不知道她们所说的“遇到”是怎样的情况,休息站这么多人,总不能是恰好聊在一起,恰好说,我们刚才遇到了一个中国姑娘,哎那姑娘我们也见过。极有可能,是她们见到有人从singi方向来,便去问我的情况,或者是那群大叔四下问这边,有没有人知道那个 傻乎乎一个人走的小姑娘。


这么些风雨交加的日子,我始终只是唉声叹气,但告别她们之后,我第一次觉得眼泪要流出来了。我很想有机会联系到当时帮助过我的人,告诉他们我安全到达了,请不用再担心了。而且,谢谢你们。

总结如下:这里风景绝美,但如果想去的话,做好天气恶劣的心理准备,并请务必结伴而行。

热门排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