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国历史课:学生上厕所需带小丑帽
热度:

本文选自melody博客,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网易教育讯 高中历史第一节课,老师不知从哪儿掏出了把货真价实的弓箭,笑眯眯地向我们介绍这是学校手工部制作,手感轻盈,符合人体工学。我还处于见到弓箭的震 惊中,教室里一个开小差的同学已经被“爆了头”,地上滚落着一支橡皮箭(老师射得奇准)。在我们吃惊的目光下,老师要求那位仍捂着头心有余悸的家伙恭恭敬 敬地把箭还回去,以便下次使用。再看这位和颜悦色爱开玩笑的老师时,我们的目光里就多了几份恐惧。

不仅如此,历史老师还有些奇怪的规则:迟到的人要戴一顶其丑无比全是汗臭味儿的帽子一整节课并拍照留念;中途上厕所,就必须戴一顶挂满铃铛的小丑帽,头顶上的“叮叮当当”会将你要去解决生理问题这事儿广而告之。

在老师种种有趣但又有些可怕的规则下,我们开始了正式课程。在中国,初一讲的是各种地貌气候。而在美国,我们的第一讲是研究历史的不确定性,讨论历史书写者 的主观影响。在中国,初二初三时我们在背诵十月革命。而在美国,老师从博物馆借了几件文物到教室,从古代文明的陶片到某个种植园的奴隶契约,让我们近距离 观察,研究并推测文物的时间以及故事。老师鼓励我们思考,发表不同的见解,甚至“某个总统一无是处”。日常作业里则要阅读许多哲学类书籍,写感悟,参加每 周一次的哲学辩论。我们仿佛回到了古希腊,跟亚里士多德、泰勒斯、柏拉图一起围坐在火堆(我们用的是蜡烛)旁思考人生,每个人都要提一些稀奇古怪的话题, 如“甘地死了能去天堂吗”等。

今天,讲中国的道教和儒教,我这个中国人亲眼见证外国人们用拗口的英语诠释着孔孟之道,用长长的句子一个字一个字地翻译《道德经》,几十个美国人摇 头晃脑地对着iP a d朗读英文版的“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老师还生涩地画出了几个象形字,如“哭”、“笑”等,让我们猜意思,理解汉语这种读法、结构和英语完全不同的语 言。最后,老师告诉我们,要深入了解某个民族的文化,得亲身参与,然后,我们就打起了太极拳。她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找出了一个看似仙风道骨的高人录的视 频,叫我们模仿太极拳的动作,感受所谓的阴阳、无为,还“很不地道”地在偷偷录像,把我们大部分人的“丑态”尽收眼底。感谢外公外婆还有妈妈在我来美国之 前,把我送去身为市太极拳协会副会长的大外公那里速成了一个月。

在历史课上,老师永远在用最简单最明了最容易让人理解的方式来阐述过去。她不要我们做所谓的书虫,而是学会自己思考,敢于反驳他人,包括老师甚至权威的观点。

对了,在学生年鉴的最受欢迎老师评选上,我的历史老师获得了上过她的课的所有学生的选票,她和她的弓箭会被印在我们这一届的年鉴扉页上。

本文来源:网易教育论坛

热门排行
热门排行